经验分享 TOEFL®Experience

我在美国教英语--张艳老师留学经历

2013-04-28 19:54 From 张艳

在美国教英语

飞跃美国

去美国读书是当年我在大学读书的时候一直拥有的一个梦想,。 为了这个梦想,我可以每天10几个小时复习英语考试。在自己学到疲惫不堪,看到别人轻松娱乐的时候,我心里就默念这首诗的最后一句。 我走的是不同常人的路,尽管这路途艰辛,但是我今后的人生一定会走得和别人不同。 事情并不会那么顺利。大四那年家庭突变,我不得不放弃了去读书,全心支持家人。然而,这句话,这件事,一直魂牵梦绕,直到06年,也就是7年之后才得以实现。更为幸运的是,我用我优秀的TOEFL, GRE成绩,稳定的英语本科GPA (积点,也就是平均分) 六年的英语教学经验和精心设计的PS (personal statement 个人陈述,陈述自己的背景以及申请的目的) 为自己争取了助教奖学金。专业是TESLteaching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教授英语不是母语的人学习英语),这意味着,我的两年在美国的读书生活,不用为金钱担忧。 我的全部学费被免除,而我要通过做TAteaching assistant, 助教)来赚取我的生活费。 令人期待的美国读书经历,不但为我提供了一个增长知识的机会,更给了我金钱所不能换取的实践机会,而这种机会给我的人生所带来的冲击和鼓励,是前所未有,永生难忘的。

我对助教的理解,就是帮助老师教课,例如改作业,发作业等等。但是,出乎我的意外,我的工作是直接教英语,而且是英语写作,不是语法也不是词汇,是写英语论文。刚下飞机,安排好住宿之后,我就马不停蹄的赶到老师的办公室面谈。我的美国教授,在我到了学校以后就很高兴的说,“我们最需要你这样的学生,教学经验丰富, 来了就直接可以教课,我们已经决定让你直接上一门 英语写作课程。相信你一定喜欢的” 然后不管我的惊讶,塞给我一堆教案,教材,还有一堆如何应对紧急情况的解决方案。虽然在环球雅思,我是优秀的英语教师,但是那一只都是用中文讲考试技巧啊, 还没试过用全英文讲课,更何况还是英语写作课。那到底教什么样的学生呢?老师安慰我说,“不用紧张,都是国际学生(international students),本科一年级(freshmen),英语写作(English Composition)是他们的必修课(required course),有一个班是我教,还有一个是你教。他们非常需要你的帮助。我相信你的学习经历和教学经验一定能帮他们提高英语写作能力。我先是美滋滋的接受了老师的恭维,与此同时也暗中感叹, 美国人胆子也太大了,太能忽悠国际学生了。 都没听我说过英语,就凭着我一篇对自己的个人陈述,托福成绩,就敢直接让我去忽悠留学生。 就这样,我时差还没倒过来,直接从环雅的暑期课堂转战到了美国的大学的课堂。

 

首次挑战

 

早上11点,我准时站在讲台前。所谓的讲台,其实没有。进入教室,和在环球很不一样,教室里零零散散几个桌椅。老师讲台所在的位置,摆满了现代化的教学设施:投影,电脑,书本投影仪。我选择了提前10分钟进入教室。太早,看着学生太尴尬,太晚,会很紧张。进来的学生跟我打了招呼,但我分明感觉到他们眼中的寒气。这里要说明一下。我的学生,是国际学生(international students),来自世界各地,来美国读本科的留学生。我教的这门课程,是本科一年级的必修课程(required/compulsory course),而不是语言学校里的课程,因此,成绩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GPA(积点),没人敢怠慢。大家怀着那样一种心情,很期待在美国能通过努力学习提高英语写作能力,结果,上课的第一天,遇到的不是美国人教写作,而是中国人教写作,心里的不爽可想而知。眼里都带着淡淡的不屑与失望。我知道,我也理解,但我也无奈。

 

迅速扫了一眼我这个班的同学,阿拉伯人,德国人,韩国人,中国人。还好,国籍不是很杂。阿拉伯男人很无所谓的看着我,在他们的国家,女人就是附属品,不可能做管他们的人,所以对老师的态度也就一般。德国人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她很友善,很期待。韩国人像我们已知的那样,上带着拒人千里的礼貌的微笑。中国人很高兴,很有想说中文的欲望,心里默念的一定是“我这门课分数不要愁了”。 哦,还有一个黑人,我一度怀疑她选错了课。

 

虽然我心里在打鼓,但是在环球大课堂上练就的胆量,使我不管站在哪个讲台上都无所畏惧。既然我是老师,我就一定比你们强!我先发给大家教学大纲(syllabus) 然后凭借着印象中托福听力介绍课程结构的段子,我熟练地给大家讲解了整个学期的打分体系(grading system,还有出勤率问题(attendance)。 我想,他们在听我说英语的那一瞬间,气焰已经低了下去。我可以从他们微妙的表情变化中捕捉到这个信号:这个老师还可以。 第一步,成功!心中默默感谢托福听力,也不枉费我花费那么多时间精听。接下来是破冰活动(ice-breaking)就是互相介绍。打击完了,得拉近一下距离,不能让他们和老师太有距离感。我先介绍了一下我华丽丽的学习以及工作背景,(其中包括,各种英语考试的接近满分的写作成绩,我学生的高分写作成绩)我要向他们灌输,你和我学英语写作,是你的幸运。不过以后要使用这个方法的同学,要适可而止,火候要掌握好,不要给人厌恶感。我说完了大家就开始自我介绍,听着各地学生带着浓重口音,明显语法错误的英语,我的心慢慢的踏实了下来。 听完大家的介绍我还是挺惊讶的,这美国的课堂就是不一样啊,学生也都挺牛。我们班有银行家,有公司老板,有运动员,有家里在美国开大工厂的,还有律师的妻子,还有一个越战孤儿。这里不得不说一下美国的教育。在美国,多大年龄都可以去读书,所以你会看到大学的教室里坐着老太太,中年男女。他们都是学校欢迎的人。所以,我们这个班,什么人都有。

 

我们班有个特殊的学生。虽然她长的像黑人,但是她却是美国人和越南人的混血儿。她叫Selina, 越战后,她变成了孤儿,她先是被美国家庭收养,又被抛弃,被孤儿院收留。在孤儿院又被虐待,一度出逃,在社会不知哪个角落里慢慢长大,和不知道什么的男人,生了三个孩子。后来就四处打工为生,就变成了这样。在她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和全班的同学听的非常诧异,像电影情节在生活中再现。 刚想对她表达同情,可是她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本书,说“大家如果想知道更详细的故事,可以买我这本书!”晕倒!原来是推销书!这个悲剧的人生的同学,后来每次上课都让我头疼。每次课上提问,她都会举手抢答,而且每次不管什么问题都用同样的话回答:“我是一个越战孤儿。。。”。后来找我教授反映才知道,原来不是她主动,是她精神有问题,(大囧)。教授说这个同学每年都会来我们学校学习,我们也不能歧视她,就正常教就好了。教授微笑着对我说:“Yan, 这对你是个好机会,以后你可以在简历上写着“有过教授特殊学生的经历!”我倒!见招拆招吧!

 

第一堂课是整个学期的基础,后来证明,我第一节课的充分准备和气势上的树立是非常重要的。我后来有的同学来做助教,就是第一节课就上的心虚,以至于一个学期都被学生折磨。 我的第一节课,发出来了一个信号:我有能力教你们英语写作,你们只要按要求做就可以得到想要的分数。

 

暗中较劲

经过了第一次课的洗礼,我深切的体验到了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回家后想想课上大家那种质疑的神情,我心里都在吸凉气。不过不管怎样,绝对不能丢中国人的脸。我绝对要让他们明白,我也许说的不如美国人好,但是我教的写作绝对不比他们差!

 

虽是这么说,但是这事要做成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和努力的。首先我分析了一下,我在美国还用在环球雅思的授课方式,鼓励大家努力学习。“大家要努力啊!”是我的潜台词。但是我教授特意找我说过,这边的学生没那么大动力,让他们学的轻松点,差不都就行了。然后我跑去听教授的课。 发现其实重要的是活跃课堂气氛,多用点小组讨论,大家都有机会说点。课前呢,给大家一个特别清晰的任务,而且不太难,课上让大家完成,少留课下作业,留也不能太难。这基本就是我总结出来的原则。

 

大师都是从模仿开始的。所以我就借鉴了一下老师的体系,把上课的过程清晰的分成几个阶段。 每个阶段都有非常详细的活动题目,参与活动的人数,活动的具体内容,以及一个小例子。这些东西,都要前一天写好,打印出来,还得演练熟了。我一个人,闷在自己的房间,想象着前面坐着着十几个学生,慷慨激昂地开讲。自己一个人闷头练习完了,还怕不保险,把自己周围的邻居,中国同学,都叫到我家里来,拿他们演练。幸好我性格好,平时和大家关系搞的不错,周围的朋友也都乐得当我的实验品,边听还边给我提建议。总之,每讲一次课,之前都要花很多的时间去准备,演练。那时候深深的体会到,在异国他乡,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是多么难的一件事。要做到在讲台上服人,台下要做数倍的准备。

 

我一周有两节课,每节课一小时十五分钟。但是为了这一周的三个小时,我私底下花费了无数倍的时间。口语没那么流利,我就多看电视,多和我的美国同学聊天。课上的那些互动活动,每节课都得设计,出了自己编,我还要自己到图书馆去做研究。教授推荐了很多五花八门的教学法,而我要去从那些活动中甄选适合我这个班级的活动。我不知道国内的教学活动是否这么丰富,因为我也不是学习教育的,了解不多。读了这边的资料之后,我发现美国的教学活动真是丰富啊。每个阶段,都有非常详细的活动计划。有海量的参考书目供你选择。例如,如何上好第一节课,就有好多的方法,好多例子。如何教好一个学生写开头段,有很多的范例。不同的例子适合不同的人群。在我这个中国老师的眼里,很多例子,都不适合中国的英语教学。因为这些活动太耗费时间了。花费很多的时间,才能收获一点点知识,这在中国的课堂里,是绝对不允许的。而在美国,他们认为,即使我用三节课的时间,教会了学生一件事,他们很牢固的掌握了,也是值得的。而这学习的过程,一定要轻松,要循序渐进,要能树立学生的信心。我在研究的过程中,也慢慢领会到了美国教学的理念,慢慢的调整自己的教学方式。

 

有一次,我们的作业是描述一个令人激动人心的经历。 第一个任务是,每个人都先做一个free writing, 限时10分钟。在这个时间内先brainstorm自己的精力。然后,确定一个要写的题目。每个同学都确定一个题目以后,我给同学规定了一定要写出的五个基本内容,例如,何时,何地,何人等。下一步,我们让大家把题目写好,然后每个同学都可以提问,帮助这个同学拓展文章的细节,至少帮助这个同学拓展五个细节。我们先把所有的话题都分别写在几张卡片上,然后分组讨论,每个小组分到几个题目。讨论的过程非常的可爱。我发现这些学生什么问题都敢问,而且思路特别奇异。 例如,大家最感兴趣的是一个同学讲述他纪念他和她女朋友认识100天的故事。他先讲完他的基本内容,时间地点人物,然后大家的问题就扑面而来。买没买玫瑰花?花多少钱啊? 有没有亲吻啊?女孩子哭没哭啊?等等。结果令大家觉得特别好笑的是,这个同学,准备了好久,结果那个女孩不知道纪念日,和家人出去旅游去了,完全浪费了男生的一番好意。课堂讨论之后,大家各自拿着同学们给提出的问题,基本上已经可以写出一篇自己所需要的文章了。于是,我又完成了一次和谐,热闹,并轻松的课程。学生玩的高兴,课下写作业也轻松。

 

初感成就

当然,我们的作业也不都是这么简单的,轻松的,也有需要大家深度思考的议论文,这就需要我们费一些力气。从思路拓展开始我就要手把手的教大家一步一步的做。而让我初次感受到在美国做老师的成就的就是我们班同学对第一次大作文优秀的的完成。 因为这次作业质量很高,总体评分很好,我们教授还发给了我一个小奖品,美国大超市的购物卡(gift card)。我们每两周会留一篇大的写作作业,议论文,说明文,叙述文都会涉及,长度是24页。每到这个时候,都是我最辛苦的时候。上课的时候先要教大家如何去拓展思路。写叙述文章,大家都很开心,但是写议论文就特别头疼。那就撒欢的想吧。这个撒花想的过程,叫做头脑风暴。凡是和这个话题着边的东西,都先写出来,然后再看相关性,删减。这个过程呢,一个人做起来比较枯燥,大家一起做呢,就容易的多,所虽说是一个人写文章,但是一到课堂上讨论,就容易多了。其实想想也是,让一个刚从高中升上来,或者刚从语言学校毕业来的学生,上来就写那么长的议论文实在有点为难。所以这种作业大多数都得老师引导,同学讨论的完成。做完头脑风暴,我们还得讨论每个观点之间的合理性,以及得需要找什么样的论据去支持它。之后就是我的事了。我教大家如何去图书馆,或者利用网上的工具,搜索可能对自己有用的资料。其实这有点为难我,因为我自己也在学习的过程中,怎么写好美国学术论文,我也在慢慢的学习。我就把我从教授那里学到的东西,经过我自己的理解,用更简单的方式讲给我的学生听。然后就是和同学一起讨论,把文章的整体结构以及提纲列好。美国的写作,不像国内的教学,老师给个题目,然后直接让学生回家写,第二天教了就可以了。在美国的本科生,老师关照的多一些,前面阶段引导大家做研究,后面的作业,让大家分阶段交作业。第一个星期交提纲,首段,第二个星期,讨论内容,交一个草稿,第三个星期交第一个正式稿,老师给评语,第四个星期交最后一稿,老师给分。学生都把任务细化,所以也没觉得写作那么困难。

 

交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的任务的 ,大家都 没问题,都可以按照要求交作业,但是到第三个阶段,交第一稿的时候,问题就多了。按照要求是A4纸,两页,12号字,空一行(two pages, 12-point font, double-space)。明明是我上课的时候,在教室的电脑上给大家演示过的,交作业的时候还是五花八门。有的同学根本写不够两页,就私自调大字体,只凑了一页半。有的同学,文思如泉涌,写了三四页,但是全部文不对题。有的同学,把作业的文档做的相当漂亮,但是一看里面的句子,基本上没有能读懂的,还有的就是催了几次都不交。

 

作为助教,我们每周都会开例会,老师会和我们讨论一下我们的教学进程和学生的表现。每次开会,我都会认真的提出我的学生的问题,和大家讨论。我以为大家都这么做的,后来才知道,就我一个人这么上心,那些美国人,都是差不多就得了,不花那么多时间在这个上面。有时间还留着给自己享受生活呢。我入学的那一年,我们的那个专业比较特殊,只有我一个外国人,剩下都是美国人。这个状况开始的时候比较郁闷,我有时候和他们交流问题的时候当然就没和中国人说话那么痛快了。好多偷懒的窍门他们开始的时候也不告诉我。因为最开始的时候看我太认真了,他们都觉得有压力。暗地里都希望我别那么认真,这样他们也不用做那么仔细。当然这都是后来我和他们混熟了之后,这些鬼子同学偷偷告诉我的。还有更郁闷的,就是有时候开着会,大家讨论讨论的就突然跑题了,说了个什么人物,然后大家一起哈哈大笑,只留我一个人很诧异的坐在那,不知道如何是好。幸亏后来和一个同学关系很好,每次这种情况,她都给我说明一下,我们说的是哪个肥皂剧里的演员,什么什么的。总之开始的时候总会有种被孤立的感觉。当然这也有优点了。优点就是我只能逼自己多说英语,才能讨论清楚很多问题。开会呢就是大家凑在一起讨论如何解决这些困难户。其中老师建议最多的就是和学生面谈(conference)和要求学生去写作中心(writing center)做单独辅导(tutorial)。

 

有了方法,我就实践吧。那次作业以后,我所有的办公室时间(Office Hour)全部都贡献给学生了。本来每次Office Hour都形同虚设,我每周坐在那里两个小时,学生有问题就来找我,没问题我就写我自己的作业。现在全部约给了学生,强制的,必须的。写不够字数的,我得一点一点的启发,例如,你这里说你决定堕胎是违背了男性的权利,为什么啊?大家都认为是维护了女性的权利。你得给我具体的理由啊。那这同学就侃侃而谈,说了一堆。那我就说,亲爱的同学啊,那你不是有思路嘛,您干吗不写呢。现在就把你刚才说的写下来,拿着回家加在作文里就好了。一般的这样的同学啊,都是懒,懒得自己想。和我谈了之后呢,一般字数不够的,都能补充进相应的细节。完全文不对题的就相当费劲了。我记得有个非常可爱的台湾男孩,个子不高,上课的时候总是比较沉默,非常喜欢棒球。他写的作文,里面有一段是和主题相关的,剩下的都是描述他打棒球的经历。我叫他去了一趟写作中心,希望那里的写作辅导能告诉他怎么调整一下结构。唉,但是那些美国鬼子,本着尊重学生写作成果的原则,基本没怎么给他动结构,只给改了几个语法问题就打发回来了。到我这里,我先和他聊了半天棒球的问题。我对棒球不是很了解,他告诉我很多,也很高兴和我交流,当让我们交流的也很奇怪。尽管我们都是说中文的,但是因为我们是在美国,而且办公室里都似乎我的同学,美国人,所以我给他讲的,和他和我说的,都得用英语进行。看的出来他很费劲,但我还是很耐心的听他讲。本来,我是觉得他的棒球故事,是和他写的主题,是没有关系的,希望他完全删掉。但是,听他讲完他的故事之后,我想每个故事都有可以挖掘的方面,我帮他调整了一下他的故事的侧重点,把一个完全不相关的故事,改成了一个侧重讲毅力的例子,这样他写的东西就可以保留下来。这样他的文章既符合了要求,也不需要做从头再来的的改动。从后来他的课堂表现来看,他还是很感激我的。

 

每个问题学生都做单独辅导。美国的教学还有另外一个特点,就是你不能越俎代庖,不能告诉学生说,你这个不对,你应该这样写。必须得说,你这样不对,你想想,怎样写才对呢?然后慢慢启发。可想而知,过程有多么艰难。每次我面谈之后,都会去大吃一顿,因为太耗费体力了,一定要好好犒劳自己,才能对得起这番辛苦。除了辅导他们,我还要把全班同学的作业做详细的评价。每个论文的思路,语法,结构,用词等等很多方面都要评价,而且要写出一个报告,附在学生的作业的后面。这个工作,无比的累人。想起我们老师给我们改作业,只改几个语法错误就完事大吉,美国的教授还是真辛苦啊。

 

不过,努力是有回报的!在我的精心调教下,学生们的作文字数终于够了,思路也上正轨了,我给的评价中优点也变多了。 在他们最后一次交完成稿的时候,我那个高兴劲,真是给多少钱都不换啊。从那么一种逻辑支离破碎的状态,到写成一篇简短的论文,这里面容纳着我和同学们无数的辛苦。我真是太有成就感了。然而,并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我的学生也非常高兴,看到自己的作文,老师给的正面评价越来越高,他们也觉得有了信心。从最开始不相信我,到后来觉得我烦,要求多,再到后来,看着自己也能做成一个这么漂亮的作业出来,也是开心。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人什么时候才会觉得幸福?有很多吧,其中有几点就是,能够给别人帮助是一种幸福还有感受到自己的进步也是一种幸福。

 

得到肯定

经历了第一作业的折磨,后面的我经验慢慢的多了起来,教的也就不那么艰难了。学生们也越来越配合我,逐渐的喜欢我这个老师。我的课程丰富程度不亚于美国人教的课程。我的学生写作能力也有很大提高。真正检验我工作成果的是期末考试。我们班的通过率,是所有班级中最高的一个,16个人之中有12个人顺利通过写作考试,有2个人是考试之后,再通过评估平时的作业状况(这里补充一下。美国的大学对学生的评估,有一种方式叫portfolio 评估。平时的作业都放在一个文件夹里,叫portfolio。如果最后一次考试没考好,还可以参考一下平时的表现,如果只是因为一次考试没考好,平时表现优秀的话,也能得到及格分数),也被批准通过。只有一个不经常来上课的同学,另外还有可怜的Selina因为完全不能正常的思维没能通过考试。我的学生都非常的感谢我对他们的帮助。很多学生升到了高级写作班,还会发邮件给我,告诉我,他们在我的课上学到的东西,让他们在高级写作班上,更容易进步,也更容易得高分。

 

做助教的经历让我刚到美国就尝到了融入美国生活,与美国人平等竞争的艰辛。但是这最初的艰辛经历,也给我后来的顺利生活打下了基础。除了做助教,我还争取到了在英语写作中心做辅导的工作机会,在那里,我不但给留学生修改文章,也给低年级的美国本科生辅导写作。我认为,在美国读书,在课堂里学习的只是一部分知识,真正能让人能力大幅提高的,是不断的实践。美国留学能让人获益匪浅的超强的独立学习独立研究的能力,与不同背景的人交流,开阔视野。我周围的同学,有在做数学助教,有做化学助教的,有在图书馆工作,也有在健身房工作。各种工作经验,都让大家有非常大的帮助。因此,我建议所有出国留学的同学,一定要积极寻找工作的机会,特别是和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机会。这样,你的各种能力能迅速提高。希望我的这个做助教的经历,能给大家一些帮助,希望你们到美国读书的时候能少一些曲折,少一些艰辛,遇到困难的时候不放弃努力,坚持到笑到最后。一定要相信这一点,我们中国学生,都是最好的!

 

新浪微博:张艳英语